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網名題字:李永平
主編:何朝禮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資訊
《攀登者》原型之一桑珠:山,就在那里
人氣:1164    發布時間:2019/10/11

|鄭中砥

 編輯|姬政鵬

 

6個月前,《攀登者》劇組一行去往珠峰大本營完成最后一鏡的拍攝。從拉薩經日喀則到達定日,從定日驅車去往珠穆朗瑪峰的車上,珠峰越來越近,桑珠逐漸顯得有些激動,“快看,珠峰!”忽然間,全車人都隨著桑珠的驚呼看向他手指的方向——日光交錯間,珠穆朗瑪峰的輪廓清晰可見,珠峰似乎近在眼前。


“我也很多年沒有再來珠峰了,年紀大了,身體有些吃不消。”桑珠臉上露出爽朗的笑容,很難想象,這位平凡樸實的老人,就是1975年從北坡登山珠穆朗瑪峰的九位攀登者之一,全世界沿用30年的8848.13米的中國高度就從他們手中誕生。


登頂珠峰那天,天氣真好


1960年,內外交困之中,一支由來自不同行業的216人組成的中國珠穆朗瑪峰登山隊進入西藏,只從名字就不難看出,這支隊伍的使命只有一個——登頂珠穆朗瑪峰,這座佇立在中國和尼泊爾邊界的世界最高峰,飛鳥絕跡,人類從未成功在我國境內的珠峰北坡登頂。


登頂,對1960年的珠峰登山隊來說,不是運動,不是挑戰,是一項必須完成的國家任務,只有登上這座高峰,才能向世界證明,“中國人的腳步足以丈量屬于中國的每一寸土地”,唯有登頂,才能對邊界領土爭端給以有力的回擊。


1960年5月25日凌晨4時20分,王富洲、貢布、屈銀華在夜色中登頂珠峰,完成人類歷史上首次從珠峰北坡登頂的壯舉,但是由于天氣原因,未能在珠峰山巔留下影像資料,一度受到質疑。


15年后,1975年5月27日,索南羅布、侯生福、桑珠、大平措、羅則、貢嘎巴桑、次仁多吉、阿布欽、潘多九位中國登山隊員再次從珠峰北坡完成集體登頂。


這次攀登不僅創造了世界上人數最多的北坡登頂紀錄,使藏族登山隊員潘多成為世界上第一位從北坡登頂珠峰的女性;更用枧標測量出8848.13米的中國高度,此后三十年間(2005年我國再次修正為8844.43米),全世界都在使用這一中國高度。


站在山巔,時年23歲的桑珠并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經歷著怎樣的時刻,他忙著與隊友一起把測量高度的覘標展開、連接,“以三足鼎立之勢架設好,再用三根尼龍繩向三個方向用冰錐固定在冰上”。


8800多米,幾乎是無氧環境中,每一個微小的動作都要耗費數倍的體力,“我們花了很久在架枧標,固定、找點。女登山隊員潘多還要在珠峰頂上測量心率,當時測了好幾次都不成功,直到最后一次才將心電圖順利傳回20公里外的大本營。”


做完這些,桑珠從背包里掏出他從6000多米營地一直背上來的那面國旗,“索南羅布、羅則和我,莊重地舉起了國旗。五星紅旗就這樣飄揚,真的特別驕傲,特別激動,特別......”桑珠用手做了一個旗幟飄揚的動作,眼前似乎又浮現了40多年前的那一幕。

“登上珠峰山巔那天天氣很好”,桑珠回憶著,時光似乎又回到了40多年前。


7028營地,我好像比平時吃得更多些


桑珠17歲入伍,在海拔4000多米的那曲市比如縣當兵,1974年之前,桑珠并不知道世界上還存在“登山”這么一項運動。“我們藏族人敬山神,不會去爬那些神山、圣山,更不知道登山還能是一項專門的運動。”桑珠說。


1974年2月,中國登山隊到桑珠所在的部隊招募登山隊員,在炮兵連當兵的桑珠被選中了。“我老家在日喀則下面的一個縣城,家周圍都是高山,可能適應得比較好,那些體檢測試都一輪輪過了。”選入登山隊的桑珠坐上“解放牌大卡車”,與剩下的30多名新入選隊員一起朝拉薩進發。


“我們先在拉薩訓練了一段時間,淘汰了一些人,到了3月中旬,還剩下大概一百來人,大家開始往珠峰大本營去進行適應訓練。”從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一點點向上,最終到達7028營地。“我沒什么反應,頭也不疼,好像吃得比平時還多一些。”桑珠回憶起自己年輕時與珠峰的初遇,發出爽朗的大笑。

22歲初到珠峰大本營的桑珠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因為登山而成為國家英雄。“我當時是修路隊的,不是主力隊員,從6500米開始修路,要拉繩子,要架金屬梯,要運輸物資。我們一直修到8100米,就算完成任務了。”


但是最終,由于突擊隊凍傷嚴重,修路隊員們大量補充進沖頂隊伍中。“從大本營到5400米一天,6000米一天,6500米一天,7280米又一天,這樣四天,然后從7280米、7900米、8100米到8600米,如果天氣好的話,就是再三四天,但如果天氣不好的話,就只能往下撤。”桑珠的回憶井井有條,40多年光陰不僅沒能讓關于珠峰的記憶褪色,反而愈加鮮活。


珠峰,揣倆饅頭就能登上去了吧


到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67歲的桑珠再次回到珠峰腳下,他指著不遠處的世界第一高峰說:“你看,珠峰看起來是不是很近!”珠峰確實看起來近在咫尺,山峰也并不顯得崎嶇險峻,用《攀登者》主演張譯的話來說,“我走到珠峰腳下,感覺像是來到了母親的懷抱中”。


“莊嚴與溫柔”是珠峰為大家留下的初印象,第一次在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仰望時,只有22歲、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桑珠心里想著“這座山這么近,揣兩個饅頭、半天就登上去了”。然而這條登山的路,400多人的隊伍走了數次,還有不少人犧牲在這條走向世界制高點的路上。


桑珠回憶起當年副政委鄔宗岳的犧牲,眼中泛起了淚花。“我們在7600米找到了鄔宗岳政委的遺體,但是我們帶不下來,我們只能從他手上取下那塊羅馬手表和一塊玻璃罩碎裂的海拔表。我們沒有辦法帶走遺體,只能帶著這些輕便的物件下山交給他的家人,帶著這個念想,我們也算對他的家人有個交代。”桑珠回憶往事,幾度哽咽。

倒在登頂路上的無名英雄們讓桑珠充滿對自然的敬畏之心,“我經常回憶其登珠峰,心里感激大自然沒有奪走我的生命。”那條從7028到8844的路,桑珠和他的隊友們來來回回走了很多遍,“有兩次,已經到了8700米,但是天氣突然變得十分惡劣,大風刮得什么也看不見、也根本站不住,最終只能下撤。”


時隔40多年,再次回想起當年在珠峰的幾次下撤,桑珠聲音里充滿從容與釋懷,“天氣不好就下來,等氣候條件合適再上去,不要著急,山就在那里。”說著,他又發出一貫爽朗的笑聲。


就是以這種“山,就在那里”的從容之心,桑珠在1975年攀登珠峰之后,用14年時間帶領、指揮西藏登山隊完成了世界海拔8000米以上的14座山峰的攀登。


我們做到了,讓五星紅旗飄揚在全世界最高的14座山峰上,全世界都會看到中國登山人的智慧、勇敢、堅韌。”說話中,桑珠的臉上寫滿了只屬于攀登者的豪情。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今天3d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