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網名題字:李永平
主編:何朝禮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版權交易
從天下霸唱起訴《九層妖塔》看“保護作品完整權”
人氣:2368    發布時間:2019/9/9

近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結了《鬼吹燈》小說作者天下霸唱訴《九層妖塔》電影權利人侵害其保護作品完整權一案。


 電影《九層妖塔》系由小說《鬼吹燈》作者授權改編,卻被小說作者訴諸法庭指控侵權,個中緣由主要圍繞一個“保護作品完整權”而產生。今天,我們就來討論一下何為保護作品完整權及侵權認定標準。


案情簡介
 

《鬼吹燈》是天下霸唱創作的以盜墓、探險為主要內容的系列小說,該小說憑借文奇志怪的故事及精彩刺激的冒險收獲了大批書粉。在近幾年火熱的IP改編浪潮之中,該系列小說中的《鬼吹燈之精絕古城》也被搬上大熒幕,改編而成了電影《九層妖塔》。
 
然而電影上映后不久,小說原作者天下霸唱將電影的權利人訴至法院,認為電影的故事情節、人物設置、故事背景均與小說相差甚遠,構成對小說嚴重的歪曲、篡改,侵害了其保護作品完整權。要求停止傳播,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00萬元。


然而,一審法院并未支持,天下霸唱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經過審理,認定電影《九層妖塔》構成了對小說《鬼吹燈》的歪曲、篡改,侵害了小說原作者天下霸唱的保護作品完整權,判令各被告停止傳播涉案電影,刊登致歉聲明,向天下霸唱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賠償其精神損害撫慰金5萬元。


法律分析


保護作品完整權是什么?


 我們常說的著作權實際包含了17個權項,可分為著作權人身權和著作財產權。


權利人可將著作財產權轉讓或對外許可而獲得財產利益;著作人身權則被認為是專屬于作者本人的,一般不具有財產屬性。


保護作品完整權即是典型的著作人身權,而所謂的改編、攝制,則是著作財產權的范疇。


我國《著作權法》規定:“保護作品完整權,即保護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權利”。


我國《著作權法》關于保護作品完整權的規定來源于《伯爾尼公約》,公約中明確使用了“有損作者聲譽”這一用語。


根據我國《著作權法》規定,保護作品完整權,是指作者所享有的保護作品完整性,禁止他人歪曲、篡改作品的權利。


根據《伯爾尼公約》規定,則應將“保護作者聲譽”作為保護作品完整權的要件,因而在判定侵權時需要考慮對作者聲譽的損害。


二審法院通過詳盡分析指出,公約的規定僅僅是最低保護標準,目的是為了協調版權主義及作者權利主義國家的分歧。作為沿襲作者權利國家立法傳統的我國著作權法,應當是采用更高的保護標準,而不應當以損害作者聲譽為限定條件。


好了,對于這一問題的介紹就暫且到這里。然而,小編相信,有關的學術討論遠不會因為本案終審判決的認定而終止,一大波由本案引發的學術論文正在靠近……


經過授權改編為電影,還會侵害保護作品完整權嗎?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買了版權就有改編的自由,此時原作者就不該來主張侵權了。真是如此嗎?我們還是到法律規定中來找答案。


《著作權法實施條例》規定,著作權人許可他人將其作品攝制成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視為已同意對其作品進行必要的改動,但是這種改動不得歪曲篡改原作品。


電影是視覺藝術,有其自身的創作規律和特點,因而在電影創作時,對原小說進行改動實屬必要。


然而,這一改動并不是無邊界的,“不得歪曲篡改原作品”即是法律規定的電影改編應當遵守的邊界和底線。從這一角度來說,六小齡童老師奔走呼吁的“改編不是亂編”是有一定道理的。


本案的電影中把外星文明作為整體背景設定,將男女主人公設定為擁有一定特異功能的外星人后裔,這與作者在原作品中的基礎設定是截然不同的,實質上改變了作者在原作中的思想、觀念、情感。這種改動就超出了法律允許的電影改編的邊界。正因如此,二審法院最終判定侵害保護作品完整權成立。


也會有這樣的聲音出現,在獲得改編權授權的情況下,是否應當對保護作品完整權加以限制,來鼓勵電影改編的順利開展呢?


前面提到,保護作品完整權是人身權,改編權是財產權,前者保護的是人格利益,后者保護的是財產利益,故改編權無法涵蓋保護作品完整權所保護的利益。可見,侵權作品是否獲得了改編權并不影響保護作品完整權對作者人身權的保護。所以,我們并沒有理由要求作者放棄維權、默默承受由此帶來的精神痛苦。


五萬賠償金是不是少了點?


 首先,我們應該注意到,本案中的五萬元是“精神損害撫慰金”,而并不是“損害賠償金”。二者是有著根本區別的。


前者是對人身權益所受損害的彌補,后者則是對財產權益損害的賠償。


在本文的開頭小編就提到,天下霸唱起訴的權利依據是保護作品完整權這一著作人身權,而且電影權利人已經就使用小說的內容獲得了作者的許可并且支付了對價。也就是說,電影權利人是享有作品的合法改編權的。


在這種情況下,本案二審法院判令電影權利人賠償天下霸唱五萬元,并不是因為電影未經天下霸唱許可使用了小說中的內容,更與“抄襲”、“剽竊”等侵權行為沒有半毛錢關系。


而是因為,電影對于小說內容的改動超出了法律允許的限度,對小說作者的精神利益造成一定的損害。這只是消除和彌補作者所受精神損害的方式之一。


小編相信,如果真的發生未經天下霸唱許可而將其小說改編成電影這樣的事,作者可以充分提交《鬼吹燈》小說的知名度、許可費等證據,來尋求更高額的財產權損害賠償。


其次,精神損害撫慰金不是人身權益受損害后首要的、必然的救濟手段。


侵害人身權益更為常見的責任承擔方式是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


一般情況下,采取前述手段基本可以彌補被侵權人所遭受的精神損害。只有在造成“嚴重”的精神損害的情況下,被侵權人才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權案件審理指南》對此也有明確規定,“侵害著作人身權或者表演者人身權,造成嚴重精神損害,且適用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仍不足以撫慰的,可以判令被告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


本案中,二審法院認定侵權成立后,判令電影的權利人停止傳播涉案電影并刊登致歉聲明,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彌補了天下霸唱因侵權所遭受的精神損害。即便如此,考慮到侵權情節、電影傳播范圍等因素,法院仍認為天下霸唱所受精神損害沒有完全被消除或彌補,因而在此基礎上又判令電影權利人賠償五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是對天下霸唱所受損害的進一步彌補。


法官提示電影改編向來有忠實派和自由派之爭,前者主張電影改編要忠實于原著,后者則認為原著僅是未經加工的原始素材,電影改編沒必要局限于忠實原素材。二者并無優劣之分,無論哪種方式,都有可能創作出優秀的電影作品。而從法律規定來看,任何一項權利都是有邊界的,改編權如此,保護作品完整權亦是如此。電影權利人在行使權利時不得侵害原作者的保護作品完整權,原作者也不應動輒以保護作品完整權為由阻礙電影權利人的合法改編。


源丨京法網事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今天3d试机号